忍者ブログ

不能相依的絕望

嗨,月亮
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コメント

ただいまコメントを受けつけておりません。

嗨,月亮

嗨,月亮,貌似好久不見了,這一天天忙得,要不就是抽不出個幾秒抬頭,要不就是好不容易抬個頭你還帶個雲彩當面紗。低頭看看自己,幾十年前那個小小的身軀已經很壯實了,如今離你也更近了。眼睜睜看著桃花謝了,柳樹枯了,親人老了,你卻還如小時一般年輕漂亮,哦,不對,好像模糊了一些,當然我也悲哀地告訴自己,你沒變,只是我小時候那雙明亮天真的眸子不知在何時渾濁了,再也看不出你圓圓臉盤上的月桂,還有樹下砍伐的老人。

我不服氣:極力地眯著眼睛,讓所有淘氣的光線聚焦,仍是白費,嗐,不清不清呀,就看見一團白色圓形的東西帶著光暈掛在漆黑的夜空中。月亮,你的美麗呢?以前給你在周圍伴舞的漫天繁星也被黑夜吞噬,從前灑滿鑽石的浩瀚的銀河好似枯竭斷流了,就剩下寂寞的天空河床,嵌著一個模模糊糊失去魅力的你,機械地懸在那裏。

真的好懷念。那時,心思簡單的我還不知道你臉上那些黑影是星球上的火山與盆地,我還不知道你是恒星還是豎星,我還不知道你離我伸出的指尖好遠好遠,遠得一輩子也到不了,我還不知道我,你,還有旁邊給我講故事的奶奶都只是宇宙間的一粒沙,甚至還不如一粒沙。幼小的我只知道你那裏有冰涼如水的玉砌臺階,有一棵高大的月桂,當然還有漂亮的嫦娥姐姐,我只知道奶奶,我,納涼的天臺,就是我心裏所能容納的全部世界,我只知道只要我再站高點,爬到村子裏最高的房頂上就可以夠到你珠圓玉潤的臉頰。在每個酷暑炎熱的晚上,我最喜歡一張葦席,一個涼枕,最少不了的慈祥的奶奶,祖孫並肩躺著,由奶奶給我講著那些稀奇古怪的事,聽累了,我就仰著頭看著你,每次我都能看到那棵樹,還有樹下賣力砍伐的吳剛,有時仿佛能聽見他“哎呦,哎呦”的聲音,其實我最想看到嫦娥,我想看到她站在那裏朝我招手,可是從來也看不到,一夜夜,我就在這樣美妙的希冀中沉沉睡去。

嫦娥沒有來,漸漸地,我連砍伐的老人也看丟了,就剩一棵孤獨的月桂,孤孤零零長在那裏。後來,月桂也沒了,我極盡目力也找尋不到它的影子了,哪怕一根枝椏。你真真正正就成了白玉盤,乾乾淨淨,奇強洗衣粉也洗不出的乾淨。直到現在,我早已放棄,我終於有些明白了,有些東西,她只會在我們人生特定的一個時期出現,比如奶奶的那些老故事,一毛錢的冰棍等等。時候過了,就完成了他們的使命,該退場了。即使強留下他們,也早已變質,不復當初的鮮味,咀嚼起來只會又幹又澀。人人都鍾愛美好,都希望長長久久擁有人生每個不忍忘卻的瞬間,可有些美好,如果我們仁慈些,就應該把他們留在過去,讓他們如沙如泥般沉在那個時空的河床。

現在,我還是可以叫你月亮姐姐,你永遠也不會變老,雖然天地萬物興衰有律,你的生命比起我們,正如我們比朝菌,朝生夕死,永遠看不到明天的紅日。我無時無刻不在為逝去的哀悼,但是,朝菌看到了一生僅有的一次朝陽,它就是幸福的,滿足的。我也是一樣,我經歷過從牙牙學語到成家立業再到耄耋之年這整個過程,便完成了上蒼賦予的使命,而我所要努力的,是怎樣使這個過程更加有趣,使這個使命更加莊嚴。

我不知道你的理想是什麼,找回你所有的星星孩子?亦或是千辛萬苦見你的丈夫太陽一面,我只祝福你旅途一帆風順。
PR

コメント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P R